没事。

    郭芸儿看着说完没事就没了下文的李樾,轻轻咬了咬嘴唇,那个,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

    龙三突然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自来熟地把胳膊搭在了李樾肩上,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如果没有遵守你读的那一篇小学生守则里的内容的话,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郭芸儿望着龙三眨了眨眼,这个,全学校都知道的,不遵守规定的人,会被安排去喂狗。

    喂狗?李樾忽然想起来,他刚踏进教室那阵,好像那个老师就说让他喂狗。喂什么样的狗?怎么喂?

    郭芸儿脸上忽然又浮现出惊恐的表情,甚至是比刚才被他们团团围住的时候更加惊恐的表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问我,啊

    郭芸儿突然抱着头,大叫了一声之后跑开了。

    留下一堆大高个继续面面相觑

    又上了一节自习课,就到了午休时间,大家跟着比自己矮半截的小萝卜头们赶去饭堂吃饭,总算得到了一丝慰藉,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至少不会是一个饿死鬼。

    李樾要了一碗米饭,一份炒菜,又拿了两只鸡腿和鸡翅。

    龙三抱着一碗面,和李樾和二爷挤在一桌。龙三盯李樾的鸡腿盯了好半天了,见他迟迟没有要吃的意思,就伸了筷子过去想要夹走。

    李樾眼疾手快地一筷子夹住了龙三的筷子,冷冰冰地看着他,这不是给你吃的,你想吃,就自己去找阿姨要。

    龙三收回爪子,眼巴巴地看了一眼鸡腿,又看了看李樾,有点委屈地道,你盘子里的好吃,就不能

    李樾声词严厉地拒绝了龙三,不能,因为这肉我有用。

    什么用?

    第16章 狗

    这肉我准备拿来喂狗。李樾淡淡地道。

    龙三眯着眼睛盯着李樾,突然想汪一声试试李樾会不会把鸡腿给他

    吃完了饭,李樾问阿姨要了一个小袋子,把鸡腿和鸡翅装起来,带出了饭堂。

    李樾记得,他们三个刚进这所学校的时候,龙三逗过一只狗,你还记得你逗过的那条狗吗?万一需要喂的就是它呢,你找找看。

    龙三笑着应下了,好啊!

    之前龙三是在旧楼旁边遇见狗的,所以他又来旧楼附近转悠,只不过绕了几圈都没看到狗的身影。

    狗?狗啊!狗,你出来!

    听见龙三喊话的李樾回过头来白了他一眼,你平时都这么喊狗的?

    龙三两手一摊,那不然呢?

    李樾:突然语塞,他好像也没喊过狗,他又不喜欢,喊来干嘛。

    二爷倒是喜欢这种毛茸茸的生物,笑着撸开了袖子,从李樾那里捡了个鸡腿拿在手里,摇了两下,那样子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之后二爷就捏着鸡腿一边摇晃一边喊道,嘞嘞嘞嘞,吃食了快点过来,嘞嘞嘞嘞

    李樾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熟悉的声音怎么和他三姑叫猪的声音一模一样。

    最后李樾还是决定亲自上阵,他把装鸡腿的袋子拿在前面,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大黄,过来吃鸡腿。

    龙三被李樾略显生硬的声音吓得愣了一下,随后就捂着肚子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要是能把狗给招过来,我叫你爸爸哈哈哈哈。

    龙三的笑声随着狗的出现戛然而止,李樾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匆匆又把头转过去了。阳光略有些刺眼,龙三看的不真切,却觉得刚才李樾好像是笑了。你在笑话我?

    我没有。李樾连头都没回,一心忙于看狗。

    可我看见了。龙三笑着走进。

    你看错了。李樾微微垂着头,目光仿佛长在了狗身上。

    龙三凑到李樾身旁,默不作声地忽然就歪着头把他那张大脸伸到了李樾面前,紧紧注视着李樾的眼睛。

    李樾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盯着龙三,你干

    李樾话没说完,就被龙三忽然伸过来的手抵住了嘴角。

    龙三拉着李樾的嘴角微微往上扯,笑着说道,你刚才就是这样笑的,我看到了。

    李樾看着龙三的脸,第一次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把龙三的手给拍开,而是愣了一下,第二时间才拍开的。

    龙三揉着微红的手背,盯着李樾的嘴角神秘地笑着,刚才的触感,还真的是软啊。

    这狗不是黄的,而是黑的。难得李樾一直叫着大黄,却还能把它给喊了过来。

    李樾把鸡腿丢给了狗,狗却没吃,只是蹲在他面前,摇晃着尾巴,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李樾,带着股莫名其妙的期待。

    这都不吃,这狗到底吃什么?二爷看见狗也走了过来。

    坐得还挺乖巧的。龙三不研究李樾的时候,还是很专注于副本的。所以,没把狗给喂好,会有什么后果呢?

    狗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忽然摇着尾巴凑了过来,用鼻子蹭了蹭李樾的指尖,那种湿漉漉的触感一开始还让李樾有些异样,等他看到狗狗眼中讨好似的目光,才感觉没那么抵触了,甚至还伸手摸了摸狗头。

    狗狗在李樾手掌心底下蹭了蹭,而后突然直立了起来,爪子搭在李樾的肩膀上,把他按了一个趔趄,若不是龙三扶着他的腰拦了一把,说不准会摔在地上。

    这只狗似乎很喜欢李樾,伸出舌头来还想要舔李樾,李樾觉得恶心,努力抬起头避开了狗舌头,喉结却被殃及到了,李樾猛地把狗推开,用袖子狠狠地擦了擦喉结那块,把脖子都蹭红了。

    狗还想再凑过来,被龙三厉声给吼开了,缩着尾巴小心翼翼地蹲在不远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巴巴地垂着头,时不时偷瞄李樾一眼。

    李樾似乎还想擦脖子,伸出的手却被龙三给抓住了,好了好了,别擦了,已经干净了,真的干净了,都蹭红了,再擦下去就冒血了。

    李樾阴沉着脸,刚才那狗舔他脖子所带来的感觉,竟让他有一种熟悉感,那种熟悉感,就像是被钉入骨子里一样,一点小触动就能让他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极清晰的场景漆黑一片的黑暗和一阵剧烈的喘息。那喘息声光是听着就让李樾下意识地感到窒息,虽然那片黑暗中看不清细节,李樾却始终觉得那个画面里有蛇。

    这就让李樾有些害怕,他害怕所谓的前世记忆里,有什么令他永远都不愿再醒来的过往,比如,万一他是被蛇给缠住咬死的,毒液从伤口流进他的身体,随着血液慢慢扩散到全身,身体渐渐被毒液侵蚀,变得麻木无力,最后无助地死在那片黑暗中

    李樾!李樾!

    李樾听见有人在喊他,才缓缓清醒过来,一回头,发现自己竟然缩在龙三怀里。

    龙三干巴巴地看着他,你刚才忽然失去了意识,没我你脸就蹭地上了,现在太阳这么晒,地面一定很烫,所以你说不准就毁容了,你可得要好好感谢我。

    李樾掀开眼皮,默不作声地看了龙三一阵,然后才说了一声谢谢,离开他的怀抱站了起来。

    狗还在不远处蹲着,李樾面无表情地看了狗一眼,正好捉住它偷看的小动作。李樾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狗招了招手,那狗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李樾伸出手,敷衍地在它头上摸了一把,权当是安慰了,行了,去玩吧。

    李樾又摆了摆手,那狗就又屁颠屁颠地跑去玩了。

    龙三跟在李樾身旁,眼巴巴地望着他。

    李樾一回头就看见龙三与狗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的表情,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