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张顺忽然想到一件事,就又抖起腿来了,三爷,刚才李二蛋抱你的时候,我听见婆婆说,你也不用回去了,还说什么河神已经在你身上做了标记,无论你跑到哪里去,他都会找到你的。

    张顺口中的三爷指的是李樾,龙三在他眼里已经被默认成李二蛋了。

    李樾听完只是垂了垂眸,并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龙三听完张顺的话,冷笑了一声,河神的标记算个屁,小爷我的标记才叫厉害,轮回了我都能找回来。

    李樾只觉得这人语气里的自豪感来的莫名其妙,略带诧异地瞥了他一眼,却正赶上龙三也在低头瞧他,二人的目光撞到了一处。

    龙三更加肆无忌惮地笑了,对李樾说道,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标记他的吗?

    第6章 我的名字只告诉你一个

    李樾错开目光看向别处,淡淡地开口道,没兴趣。

    龙三咧开嘴狂笑了两声,凑到李樾耳边却并没有很小声地说道,我把他给咬了哈哈哈,他身上全是我的味道,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哈哈哈。

    李樾看着龙三的大白牙,无声地比了个嘴型,傻逼!

    待他们回到李二蛋的草房,雨也停了,该不该淋这场雨,他们的衣服也已经湿了。

    张顺跟着他们也一路过来了,他对婆婆安排的那间住宿房充满了抗拒,龙三也不好把人给赶走,就让他留下来了。

    多了一个人,那小破炕是住不下了,龙三只好扯了床被子给张顺兄弟打地铺。

    结果刚铺完,几人就听见了敲门声。

    张顺脸色苍白,抱着被子直往墙角缩,怂怂地开口道,一般恐怖电影里的这种情节,门外敲门的都是鬼。

    李樾和二爷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龙三摸了摸鼻子,站了起来,起身要去开门。

    张顺扑过来抱住了龙三的大腿,颤抖着声音道,别开,万一外面是鬼怎么办啊?

    龙三半蹲下来,拿开张顺搭在他身上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张顺的肩膀,笑了笑说道,没事,不用怕,爷是神,有鬼也吓得他们现原形。

    张顺:鬼现了原形岂不是更吓人?

    说完,龙三就起身去把门给打开了,张顺害怕,整个人都缩到被子里去了,就露出一双眼睛,紧张兮兮地盯着门口,被子鼓起来的部分抖个不停。

    好在门外站着的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两位姑娘。

    你好,请问是李二蛋家吗?

    龙三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那个长头发的女孩低下头绞了绞手指,而后抬起头来对龙三说道,我叫乐乐,她是优优。我们两个不想再回婆婆那里去了,那里太恐怖了。我们觉得你们实力比较强悍,让人觉得很安全,就在村口等着你们回来,然后一路跟过来的。你们能不能,能不能收留我们两个,真的求求你们了。

    乐乐说着说着眼眶就湿了,优优缩在她身后也抹了抹眼睛。

    先进屋吧。龙三错身让开位置,让两位姑娘进了屋子。

    张顺看到来人不是鬼,也爬了出来,尴尬地捂着嘴咳嗽了一声,然后假装自己正在叠被。

    乐乐和优优还显得有些拘谨,站在厨房里不知所措地望着屋子里正在叠被子的张顺。

    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有些害怕,觉得你们可能更厉害一点,所以才

    二爷半眯着一只眼,盘着腿坐在炕上没说话。

    李樾抬起头看了龙三一眼。

    龙三一脸懵地看了回去。

    李樾抚着下巴开口对他道,你的房子你说了算。

    总不能再把人两个姑娘给赶出去,龙三搓手斟酌了一番,决定把人给留下。

    不过这间屋子也不算大,要住的下六个人的话,得有人打地铺。于是结果显而易见,三个男人打地铺,三位姑娘睡在炕上。

    二爷拍了拍李樾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李樾回过头去看她那表情,不明白她那抹惋惜是怎么个意思。

    乐乐和优优连连道谢,就差跪地下磕一个了。

    所以最终的安排就这么定下来了,三女睡炕,三男打地铺。

    不过就算把被子都当成褥子给铺了,也还是不够用,还是得有两个人挤一张褥子。总不能委屈了姑娘,三个男人坐在地上默默互相看了一眼后,龙三嬉笑着把李樾给放倒了,抱着他挤在一床褥子上。

    咱们俩睡一个,就这么安排了,睡觉吧,大家晚安。龙三还顺手把蜡烛给灭了。

    张顺夹紧被当成被子的外套,默默缩到了角落里,用后脑勺对着那两个几乎拧成一股的男人。

    你放手。李樾挣扎了一下,却被龙三搂得更紧了。

    我一放手,你就挤到人家张顺兄弟那边去了,那多不礼貌啊!

    张顺听见自己的名字,半爬起来探了头出来,其实我不介意的。

    龙三伸胳膊把张顺的脑袋按回去了,不,你介意。

    张顺:我还是缩着吧。

    尤三你给我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李樾带着些怒气地对龙三道。

    然而龙三不仅没松手,还更加肆无忌惮地伸出另一只胳膊环上了李樾的腰,欺身上去把他给压在了身下,并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我倒要看看你对我还能有多不客气,呵呵!

    龙三一笑起来,呼出的热气全钻到李樾脖颈里去了,偏偏李樾还无法挣开他的桎梏,耳根子都红了。

    还有,你刚刚是不是把我的名字叫错了?嗯?

    龙三愈发过分,半个身子都压到李樾身上去了,李樾更是挣扎不得,只能用唯一还能动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我管你叫什么,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

    下去就下去。

    龙三抱着李越的腰翻腾了一下,人是从李樾身上下去了,可是李樾却落入了他的怀里。

    龙三用一只手把李樾交叠在一起的手腕按在胸前,另一只手死死揽住李樾的腰,蹭在他脖颈上撒娇一般地问他,快说,我叫什么?说不出来我就不放手。

    李樾给他气的不轻,却奈何不了他,只得妥协,你,你叫龙三,快点给我松手。

    龙三贴在他耳边,嗤笑了一声,不对哦。重新答。

    李樾是真的生气了,在他怀里猛地扭动了一下,趁龙三松懈的功夫把两只手给解放出来,攥成拳头就要往龙三脸上糊。

    龙三轻轻一扭头就躲了过去,然后按着李樾的肩膀一个用力,就骑到他身上去了。

    你这脾气还真是,几百年都不带换一下的,不过也是,换了脾气还能是你吗。

    龙三把李樾的胳膊按在他头顶,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纸笔来。

    我把我的名字写给你,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

    龙三压在李樾身上,刻意压低了声音,旁人根本就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龙三的声音低沉醇厚,听着让人耳朵痒痒的,李樾一时泻了力气,竟然都忘了反抗。他只记得龙三压着他手腕那处的力道一松,然后那人就塞了一根笔到他手里,握着他的手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这就是我的名字了。龙三好像很高兴,语气里都溢着一股难掩的兴奋之情,这次你一定要记住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