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先跟着我过去,路上我慢慢说,要是回去晚了,我怕她惩罚我。

    李樾注意到他话里屡次提到的那个他,便问道,她是谁?那个婆婆吗?

    那人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婆婆,昨天晚上她带我们去了一个类似大通铺的地方,那屋子里的炕特别长,几乎能把我们都装下,可是有几个女孩子就不乐意了,不想和陌生男人住在一起,提出要换住处,然后那个婆婆就忽然变了脸,笑的特别阴森特别恐怖,还跟那些女孩们说,爱住不住,不住就别睡了,等着被河神带走吧。

    然后婆婆就走了,那几个女孩都给她吓哭了,死活不肯住在炕上。最后没办法,我们几个只好用椅子给她们搭了一个床,让她们先睡着。第二日一早,我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人数不对,躺在椅子上的本应该有三个人,结果就只剩下两个了,炕上的人也少了一个。

    那人说着说着,自己就先害怕起来,使劲搓着不停颤抖着的双手,后来我们讨论之后发现,丢失的那一男一女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昨晚都失眠了。我们回想起来那婆婆之前警告过我们的话,怀疑那两个人已经被拿去祭河神了。然后她今早上又过来和我们说,祭拜河神必须得是十一个人,否则后果自负,所以我才不得不过来找你们的,我们只是想活下去啊。

    听到失眠二字,李樾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二爷跟在几人的后面,忽然抓住了一个另一个重点,失踪了两个人,就算再加上我们三个,也还是不够十一人啊?

    那人冷汗都下来了,后背的衣服都被洇湿了,这个问题我们也想过,可是,那个恐怖的婆婆应该也算一个人吧,她说好要和我们一起去祭拜的。

    李樾看了看晨雾未散的神秘村庄,对几人说道,咱们还是先过去吧。

    好。

    李樾早上吃得有点多,走着走着就在路上晃荡起来了,就比别人慢了一段距离,因此没有看到前方发生了何事,直到他听到前面三人一齐发出了吸气声,才意识到前面似乎出了事。

    怎么了?

    二爷捂着眼睛转过身来,对着李樾指了指身后,我形容不来,你自己看吧。

    李樾走到前面,看到了昨天的那个婆婆,不同的是,她今天推了两个婴儿车。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李樾总觉得那婆婆特地看了他一眼,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看不清到底藏了哪种情绪,总之怎么看都让人觉得瘆得慌。

    其他的客人都整整齐齐地站在她身后,整齐到有些不可思议,跟站军姿一样,刻意到有些违和。

    李樾正疑惑着,忽然发现那两个婴儿车有点不对劲,似乎是在滴落什么东西,莫不是孩子尿了?可是昨天婴儿车里明明没有孩子呀?

    婆婆见到他们过来,就推着婴儿车走了过来,后面那一群客人都机械地跟着往前走。被婆婆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着的感觉并不是很好,李樾下意识往龙三身旁靠了靠,可无论他往哪个方向移,都觉得那个婆婆始终在盯着自己看。

    这时龙三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别挪了,我也觉得她在盯着我。

    随着婆婆越来越近,李樾也终于看清那婴儿车里放了什么东西。

    是两个活生生的人!

    由于婴儿车的空间不大,所以那两个人几乎是被折叠着放进婴儿车里面的,李樾甚至看到有一个婴儿车里面的人,脚是从咯吱窝里面伸出来的。那些滴落在地上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婴儿的尿,而是血!

    是是那两个丢失了的人,他们怎么会变成婴儿呢?婆婆对她们做了什么啊?啊

    跟着他们一路过来的那位兄弟几乎是被吓疯了,龙三适时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嘴巴,把他拖到了李樾后面藏着,才不至于让婆婆一直注意着这里。

    人齐了,那咱们就去祭拜河神吧。婆婆说道。

    我正要开口问自己是不是不用去了的龙三被婆婆突然间打断,李二蛋你也跟着一起去,客人们的数量不够,你家亲戚可是得用来充数的,咱们村祭拜河神向来都是十一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今年也照样不能破了规律。

    说着,婆婆又看了李樾一眼,转而对龙三道,你若是心疼你家亲戚,那你可以代替他们。

    说完,婆婆就推着两个婴儿车往前走去了,一边还像真的在带孩子一样,嘴里说了些哄人的话,却让后面听见的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二爷忽然凑近过来,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李樾的胳膊,然后小声对他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也失眠了?

    李樾轻轻地点了点头。

    二爷脸色一下子就白了,所以咱们屋子里的那个婴儿车,其实是为你准备的?

    李樾也是这么想的,他昨天晚上的确是触发了死亡条件,但是感觉上好像是龙三救了他。一想到这,李樾下意识看了龙三一眼,结果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身子一歪,差点摔了。

    笑的慈眉善目的龙三适时扶了他一把,小心走路。

    李樾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这位敢和npc刚的龙三,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我在修仙界压级当大佬》

    文案:

    没有人知道,章集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章集身怀游戏系统,以玩家身份意外闯入这个世界。

    别人一心刻苦修炼为求正道,自证本心。

    而章集只需要做一些系统发布的任务就可获得经验值,待经验值涨满,便可升级。

    别人闭关三年五载,摒弃杂念,苦心修炼。

    而章集躲在闭关室里打游戏看电视,偶尔还下线回家去吃顿火锅。

    开挂的人生简直不要太好。

    只是偶尔遇到系统没电的情况,章集不得不被迫下线,游戏世界里的章集也只能被迫休眠,搞得整个门派的人都知道章集有嗜睡症。

    章集还有个爱压级的毛病,每升到10级或者20级这种带0的级别时,就是章集爆发演技的时候。

    本文又名我靠压级在修仙界扮猪吃老虎。

    第5章 祭河神

    今天早上过来找他们的那个兄弟叫张顺,一看就是个新人,龙三随口一问,他就把名字给说出来了。

    二爷听见后,还笑着撞了下李樾的肩膀,看见没,这人是个新手!

    刚从新手村出来没多久的李越不耐地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新人张顺兄弟已经给吓得半条魂都没了,脸白的和纸一样。空洞的眼神时不时地掠过婆婆手里的婴儿车,嘴里一直机械地念叨着杀人了杀人了。其他人也没比张顺好到哪去,尤其是那两位姑娘,脸色苍白,腿脚发软,若不是旁人搀扶着,估计连路都走不动。

    婆婆带着他们穿过了一片小树林,来到了一处断崖,中间悬着一条吊索桥,和一根横跨两边的木头。

    这怎么看,也该是吊索桥舒服一些,但是婆婆却告诉大家,不要走吊索桥,那不是你们该走的地方,那根木桩才是你们该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