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人设后我爆红了[重生] 作者仰玩玄度



    分卷(16)



    他想起自己送出去的第一份蛋糕。



    那时候纪安洵还不是个娇气包,天天蹲在两家中间的桥尾,抱臂缩成小小的一团,白嫩的脸蛋掌印泪痕斑驳,哭起来都得咬着嘴巴,害怕发出声音被家里的保姆找回去。他心烦时走过,纪安洵也只敢偷偷抬头看他一眼,又立马收回眼神,将自己抱得更紧。



    他看着纪安洵,觉得对方可怜大过了可爱。



    现在想想,要感谢那年夏日的一场暴雨。



    夏日的雨迅急暴躁,闹得闻月州心烦,打开窗子一瞧,被冰豆子似的雨珠打了一脸,又隔着浓重的雨帘瞧见躲在桥尾的半边身子。他的心跟着暴雨一起躁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抄起伞冲下了楼。



    小可怜浑身湿漉漉的,眼泪被打散了,蒙着满眼的水雾看他,他将伞支过去 ,小可怜瞪大了眼,那模样更可怜了,他难得坏那么一次,趁机欺负逗弄人,饿不饿?



    纪安洵那时候才四岁,看不出这撑伞人的心思,只觉得面前这个比他大一些的哥哥好漂亮,像个好人,于是怯怯点头,饿。



    声音又软又奶,还勾着颤,闻月州心坏了,没打算停止逗弄,叫一声哥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纪安洵觉得这是个划算的买卖,果真乖乖地叫了一声。



    闻月州到现在也描述不清那一瞬间的心情,只二话不说将人拉了起来,当块宝贝疙瘩似的护送进了卧室,献出一块抹茶凝酪蛋糕。纪安洵发怯,他就拿起勺子喂。



    香甜入腹,纪安洵眯起了眼,少了些胆怯,甜得像被水泼过的草莓,谢谢哥哥。



    闻月州没吃,但被甜腻裹住了心,问他:这味道还喜欢吗?



    喜欢。纪安洵舔了舔嘴上的奶油,揪着指头看他,浑身还滴着水,将干净如新的毛毯弄得乱糟糟的,闻月州却不嫌弃。



    这时候楼下来了佣人,说是纪太太过来寻人,要找小儿子,闻月州没来得及应声,纪安洵便敛了笑,害怕得发起了抖,求助地拉住他的衣裳,敢哭不敢闹,含糊喊着哥哥,一声比一声刺人心肝。



    门外的佣人敲门,闻月州将抖个不停的纪安洵拉进怀里,随手拿起桌上的花瓶砸在门上,噼里啪啦碎了一地,门外的人明白意思,赶忙下去回话,怀里的人也吓得瞪圆了眼,又害怕地叫他哥哥。



    只是这害怕变了味。



    闻月州看着他,毫不顾忌代价,毫不顾虑以后,全然忘记人家才是纪安洵的亲生母亲,只小大人似的哄他:别怕,哥哥在这儿。



    *



    晚上九点半,一盒小而精致的蛋糕被放在纪安洵身前。



    纪安洵嗅着味,拿起勺子,一个没忍住剜去大半块。抹茶的苦味被凝酪的酸甜冲淡,搅和久违的熟悉味道,他含在嘴里,餍足地眯起了眼。



    闻月州握着水杯喂他,好吃吗?



    纪安洵抵着杯沿抿了口,点头说:好吃,还是以前的味道,张妈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张妈是闻家的佣人,跟闻月州很亲,算是看着他们俩长大的。



    每周只能吃一次。闻月州说完就遭到了纪安洵的不满瞪视,他不管不顾,将路封死,我给张妈留了话,每周只给你做一次,多了不做。



    纪安洵瞬间寻不到别路,只能不甘不愿地放弃,他将最后一小块蛋糕拾起,却在中途变了方向,喂到了闻月州嘴边,侧仰着头问:要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