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人设后我爆红了[重生] 作者仰玩玄度



    分卷(14)



    闻月州不喜奶茶,这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纪安洵起了坏心,写了张便签,模仿着闻月州的动作,用指头蹭了过去。



    闻月州垂头,看见上面写着:【好喝,你也喝一口!?(? ? ?? 】



    他拿过保温杯,果真抿了一口,只是不知是不是故意,正好与纪安洵抿的那一口重合。



    满屋子的动静与他无关,纪安洵的心跳陡然加快。



    众人阐述完毕之后,杜自归和曲燕生相继发表了看法和意见,接下来就是读剧本。虽然是非正式的表演,但此时重点转移至台词,考验的还是演员的台词表演能力和对剧情的整体把控度。



    纪安洵已经变成了季洵,他蜷缩着,面上是认真又天真的不解,你说,妈妈为什么糟践我?明明对一个情/妇来说,我这个私生子是她的希望。



    风定池瞥了他一眼,语气刻薄,因为你挡着她当第二次情/妇了。



    季洵觉得他说话好难听,转过头说:你好丑啊。



    风定池额头上沾了一团污血,血滴子把他的脸当破布,稀里糊涂地抹了个脏,是有些丑。他不介意,伸腿踢了季洵一脚,滚。



    我不滚。季洵转过头去,妈妈想不到我会在你房里,我躲到半夜,今天说不定就过去了。



    风定池握住他的后颈,像是要把他提起来,不帮。



    季洵不动,我是少爷。



    风定池嗤笑,捏着他的后颈往自己这边一拽,给我擦脸,准你在这儿缩到半夜。



    好。纪安洵下意识想起身,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读剧本,他忙坐下,伸手去探对方的脸,被猛地抓住了。



    风定池捏着他的手翻来覆去地看了会儿,好白,还很软。



    他尾音缱绻,带了股散漫的调戏,坏心两个字就写在脸上,季洵却没看到,实话实说道:我很金贵,细皮嫩肉的。



    所以呢?风定池的眼神放在他脖间的掐痕上,青紫相接,衬得白皙的皮肤接近苍白。



    季洵像是羞赧,怕疼。



    季洵的前期台词大多都是轻声细语,对爆发力要求不高,但却考验比爆发力更难得的因素收缩自如,要做到这一点,要么想要天生的敏感度,要么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纪安洵能有模有样,在场的许多人都没想到。



    李清桦却不吃惊,她教了纪安洵四年,深觉这小孩有天生的戏感,前一年糟蹋了而已。



    这部电影,就是纪安洵的翻身仗。



    剧本围读结束,杜自归做了一番总结,就打发演员们去隔壁做定妆照。



    纪安洵站在廊道上发呆,小痣走过去说:安洵,饿不饿?如果饿了,我马上叫饭。



    不饿,刚才喝了奶茶。纪安洵笑着摇头,而且也没什么胃口,不用叫饭了。



    两人并肩而立,小痣没有瞧见纪安洵摸肚子的动作,说:老板被杜导叫走了,没法过来,待会儿你们还要换造型,估计得等三个小时。



    对哦,你们老板要剃头了。纪安洵无法想象闻月州寸头的模样,等你们老板成了寸头,穿白衬衫会不会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