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人设后我爆红了[重生] 作者仰玩玄度



    分卷(13)



    季洵在母亲的尖叫和打骂下瘫成死水,风定池可以将他再凝聚起来。风定池因母亲的懦弱和父亲的逼迫而疯狂叫嚣,季洵就是他的镇定剂他们无法反抗,只熟练地给予庇护。



    他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季洵在亲密中依赖他的救世主,他不是一具尸体,但依附风定池才能鲜活。风定池的心腔在令人厌烦的敲打和挤压下被迫上锁,唯独一丝能透光的缝隙,留给了他的帕伦克。



    直到那年除夕夜,风定池不辞而别,纪安洵一曲新年问候,从此两人天涯相隔,七年之后才相逢。



    电影从季洵和风定池的视角出发,围绕他们周边的人延伸、交织出一片社会的角落,有爱情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对某种社会、家庭现象的反映和表达,算是偏向现实题材的故事。



    纪安洵呼了口气,继续往后翻,然后就看见了捆.绑捆.绑?!



    什么东西纪安洵偷瞥了闻月州一眼,后者正认真看剧本,他忍不住抠弄着耳朵,再三确认自己看得没错后不禁暗自哀嚎!



    妈呀,这床.戏也太太太刺激了叭!



    纪安洵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扒着剧本红了脸,指头抠弄着,双脚也不老实地蹭来蹭去,满脑子止不住的遐想。



    闻月州抬头看见那小人儿从脸到脖子,红了一片,眼睛慌乱懵然,从头到脚都冒着热气。他瞥了眼纪安洵手里的剧本,瞬间反应过来,这剧本他已经翻完了三次,很清楚上面有哪几场值得纪安洵脸红的戏。



    纪安洵还在浮想联翩,剧本纸上突然多出一只手,指尖正好抵在那两个字上。



    在想什么?



    似笑非笑的尾音拂过侧脸,带着轻薄的恶意,纪安洵唰地叩上剧本,顺带一巴掌拍在闻月州手背上。



    闻月州有些委屈,为什么突然打我?



    纪安洵才不会承认自己心里都在想什么avi,我乐意!



    欠收拾。闻月州说,倏地伸手将理不直气也壮的纪安洵抗上肩,右手揽着后者挣扎的身体,左手拿起剧本,上楼。



    纪安洵弹了两下,被警告性地打了屁.股,他先是一怔,而后梦回小时候,又羞又恼,张牙舞爪地嚷了一路,恨不得从闻月州背上咬下一块肉来!



    闻月州俯身将纪安洵放下,却没离开,就保持那个姿势,不远不近地盯着。



    纪安洵被盯得发虚,梗着脖子装强硬,干嘛嘞,不兴动手嗷!



    谁会跟你动手?闻月州揉乱他的头发,看你好看,多看两眼。



    烦死。纪安洵推开他,坐起身来,脑袋上炸了一窝毛,看起来很不好惹,今天没下雨,没喝酒,不需要你陪.睡,退下吧。



    遵命。闻月州将剧本挪到书桌上,时间不早了,早点睡。



    嗷。纪安洵抬着眼皮瞅他。



    闻月州走了两步,回头,说晚安。



    晚~安~纪安洵拖着音调。



    晚安。闻月州笑了一声,关门离开。



    纪安洵发了会儿呆,猛地一个翻身、滚到床中央,又发了会儿呆,又滚去洗漱室磨蹭了一个多小时。



    再出来时已经接近凌晨,纪安洵不敢熬夜,躺入被窝开始酝酿睡意。



    身边空荡荡的,纪安洵有些睡不着,明明上辈子自从闻月州出国后,他都是一个人睡的,现在更不是小孩子的年纪,可就和闻月州睡.了几次纪安洵烦躁起身,摸出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