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在农言商(纯百gl种田文) > 卿颜不改水长流(三)H
    溪岚嘴张了又合,反复几次后,认命般哀叹一声:“我晓得你读书多,我辩不过你……你想弄就快些,我还要去山上开垦田地。”

    右手来到没有遮挡的腿心,并不心急,轻覆上去缓缓揉着,直揉到肉蒂充血膨出花缝,她的手指才挑开柔软缝隙,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粉嫩穴口,就是不进去。

    “你快些呀。”  溪岚咬牙催促道。

    颜倾辞闭耳不闻,一门心思地挑逗着那处,浅浅挤进一个指节,而后拔出,再抵再拔,戳弄得溪岚闷哼声连连。

    她们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放风筝,飞在天上的是溪岚,握着线的是颜倾辞。风筝要想飞得高,线必不能拽得太紧,但也不能放得太松,放太松了,风筝便容易从空中急转跌下。表面瞧是握线的在主导,实则风筝、线、人,缺一不可。若少了叁者中任何一样,她们之间的情事便不可能成立。

    “七娘如今怎么倒像是比我还心急?”

    颜倾辞调笑着,在溪岚骂回来的同时,膝盖顶进她两腿间,分开双腿,抵着她的臀部轻轻地磨。

    悉数没入至指根,湿润已久的香穴骤然吸紧她的中指,内里软肉温吞地裹挟着她的指部肌肤,随着溪岚发出一声似猫儿般的低吟,颜倾辞心头炸开别样的餍足感。

    七娘…七娘……

    这么美好的人儿,要怎么才能彻底属于自己呢?

    肉体的占有已然达成,但显然,颜倾辞更想得到的,是溪岚的心。

    “好爱七娘。”  她吻着她的脖颈,指头一次次上顶进湿热之中,不遗余力。

    “唔……”  溪岚在她腿上颠簸起伏,她双手握住她的膝盖,勉强稳住了时刻要倾倒的身子,“交媾也堵不住你孟浪的嘴!”  她骂道。

    “爱七娘舒坦时呻吟的模样,爱七娘到顶那刻抓挠我的十指,爱七娘明明快活得不行却硬是强撑颜面的样子,最爱七娘退潮时上仰的脖颈,每每看到,我都想用我的脸去蹭,用我的舌去舔……”

    说着,颜倾辞从后面吻上溪岚的脖子,在雪白肌肤上一寸寸嘬舔起来,被她吻过之处,皆留下一朵朵赤色印记,宛如雪地绽放的红梅。

    溪岚:“哈……嗯……你顶着我了,斜下去一些。”

    颜倾辞听话地将手指侧了些角度,正撞上她敏锐处,花穴蓦地紧咬指身,绞得她进退两难。

    “七娘乖,松开些,你咬得太紧,我都动不了了……”

    “唔!在里面震就好,不必抽进跌出的。”

    “怎个震法,是这样?”埋在体内的指头灵活抖动起来,次次敲打在敏感之处,  颜倾辞笑着,又塞进去一根,边颤抖边抽动,勾出来好些清液,举到溪岚面前,分开指缝让她瞧,“还是这样?”

    附在上面的汁水十分之多,晶莹剔透,顺着指身往掌心流去,直白的羞耻刺激得溪岚花穴紧颤,颜倾辞不肯放过她,含笑又摸到她私处,叁指并拢,缓慢而不容拒绝地塞进一个指节的长度。

    花户十分湿润,足够帮助她开拓未知领域。

    她非常小心,以及万分谨慎地一寸寸进入到她的身体。

    溪岚被这前所未有的饱胀感逼得落泪,她娥眉紧蹙,齿咬唇角,双手握住身下的手腕,企图阻止对方的进一步深入,“太撑了,不要……”    她摇头抗拒着。

    “那我小一些,我会轻轻地……七娘只需深呼吸,尝试慢慢容纳接受它……”

    并列的叁指交迭在一起,中指在上,食指与无名指并列在下,指尖构成一个圈形,比初始时尺寸小了一半。

    顶进两个指节。

    溪岚觉得这是自己有史以来被撑得最开的一次,对方并拢的食指与无名指指腹齐齐顶在她的酥麻之处,反复揉碾戳磨。叁根手指围成的指身太过粗硕,穴口被硬撑开来,细腻如玉的肌肤狠狠磨平了她的褶皱,缓慢而深得章法地抽动着,穴端的刺激远甚于深处,才几下,溪岚便被顶得又酥又软,心里的痒被彻底勾起,她恨不得颜倾辞加快速度,狠狠抽插自己,好让她体内的奇痒得以消减平复。

    “要……”

    这一声轻哼低喃被颜倾辞精准捕获,她心花怒放,抱紧腿上之人,抬头去吻她的香颈,“七娘要什么?你说出来,就是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想法子摘给你。”

    “嗯……要你,动快些……”

    “美人的请求,倾辞莫敢不从。”

    缓缓变为急急,左手圈了她的腰,右手从她身前摸下去,潜入香穴,大开大合地弄起来。

    “哈啊……”  溪岚的轻喘十分矜持,颜倾辞最爱她的矜持。

    一面肏她,一面用阴核去磨她的臀,等溪岚去了时,颜倾辞没多久也堕入了情欲之渊,下身黏腻混着红液一同流出,沾在月事带上,夹杂着血腥的欲望被软布一齐吸尽。

    不够,还远远不够。

    —————————————————————————————

    墨台揽月:(〝▼皿▼)  仿佛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靠北,你们两个几次了,做就做,干嘛边做边骂我!你以为疯批恶女好当吗



    卿颜不改水长流(三)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