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只向花低头 > 58远行
    只向花低头 作者:在言外

    



    58远行



    清觉寺寺龄已逾百年,是当朝几大古寺之一,历经风雨,建筑依旧清净庄严,无论在佛学还是在庙宇外观上都久负盛名,这也是获得此项指派的一大原因。

    此次督建新寺之事事关重大,更有朝廷亲派王爷监管,寂行年岁尚轻,便作为湛净监院的副手,两人同去。

    车马两日后抵达京城,将他们送进王府别院居住,清觉寺的建筑队则居住在离建造地更近的庄子。

    有一日的修整时间,可以供一行人先去看一看京城的大好风光。

    湛净来问寂行是否要一同出门,寂行谢绝后在屋内收拾行囊。

    包袱不算厚重,他没带多少来,倒是甘愿不远万里载了一箱经书佛卷,等将这些好好归置后,才准备将带来的衣物整理出来。

    包袱打的是一个活结,稍微解两下就能打开。

    素色的衣衫迭了几层,最上头如今静静躺着的,是个银质铃铛。

    一条红绳,最下头挂着一个铃,上头镌着莲花花瓣纹样,中间一圈勾出荷叶似的线,远远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小巧的果。

    寂行愣神许久后,小心将它拾起,拈在指间凝了半晌。

    在她腰间好好戴着时,原是有两枚的。

    送行的人很多,几乎所有人都来了,唯独不见她。

    那日似是生了他的气,便再也没登过他的门,一别不知多久,她也同他一样狠心,竟连最后一面也没来相见。

    那这枚铃铛算什么,日日带在身上的东西,分出一个来给他,悄无声息塞进他的行装,又算是什么。

    寂行也是第一次远行,就走得这样远,他忽然有些后悔,虽为了让自己不再有那样不该的念头,但是不是也应该同她好好辞别?

    月朗星稀,天下共一轮明月,只是如今新月缺缺,人也不得团圆。

    寂行望着天上明月繁星,明明是个好天,却觉前些日子的阴雨,在他心头连绵到了今天。

    很快开土动工,相比于辛苦劳作的工人,督建的任务就轻松许多,只是烈日曝晒,虽有临时搭建的凉棚避暑,一天下来却也时常产生昏聩之感。

    不过几日,湛净收到住持修书一封,要他回去有事相商,监院来而复返,寂行没有阻拦的道理,而今建造事宜已逐渐走上正轨,监院离去之后,余下的任务便留在了寂行身上。

    倒是王爷,听说一向身子不大便利,近日有些不适,一直也没露面,只派了近旁的人来监造。

    王府别院由管家打理,还为他配了两个丫头方便差遣,都被寂行推拒了,但他们也算贵客,管家不敢怠慢,最后换了一个小厮来做他的仆人。

    白日发了不少的汗,现下身上整个都汗涔涔的,贴身的衣物黏在身上,让整个人有种被挟制住的不适感。

    小厮叫明泉,年十八,比寂行还要小上两岁,是个机灵的,见他风尘仆仆地回来,便去烧了热水来给他沐浴。

    等他将浴桶放满,说要给寂行搓背的时候,寂行毫不犹豫将他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