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 > 女尊国的小纨绔(93)
    萧阑光气坏了:“你这大大的糊涂蛋,本宫说了你不信,莫非要等到见着我俩横尸,才能信?”

    春晓知道南藏月是个藏奸的坏男人,可是这些年几个男人之间,虽然私底下有些你来我往的争斗,但总之都没有伤害到彼此,没想到他竟会下这种毒手。

    “可是,南贵君怎会认识你?”春晓指出疑点,问柳觊绸,“莫非你与他还有私交不成?”

    柳觊绸眉眼单纯:“因为草民这几年都未曾离开王城,两位小殿下身旁的丑仆陆文,不才就是草民。”

    春晓呆滞。

    信息量过大,她一时傻掉了。

    过了好半天,她跳脚,“你这是欺君之罪!”

    “你哪里丑了?陆文和你一点也不像,你休想骗我。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

    她苦口婆心:“阿柳你是不是学坏了,怎么能平白无故污蔑人呢?”

    她不愿意承认任务目标就在身边,可她四年都不曾认出来。

    萧阑光出声:“本宫可以作证。陛下带来的这位弟弟从前在宫变中毁了容貌,也是前些日子才被我们发现身份。”

    他懊恼地道:“陛下必定想不到那南藏月发现了这位弟弟的身份后,竟然做了何事。”

    于是他将南藏月刺杀他,又以恢复容貌要挟柳觊绸顶罪的计划托出。

    萧阑光最后总结:“于是我与这位弟弟索性将计就计,就此将那只蛇蝎男人的真面目,撕开在陛下面前。”

    春晓恐惧:“我一共就四个男人,要是你们俩都暴毙了,我就剩两个了!”

    一女二男还算NP文吗?

    她原本胜券在握的副本,难道要在最后关头失败了吗?

    萧阑光虽然觉得她关注的重点有些偏移,但没在意,他揉了揉陛下的小脸,将陛下的魂抓回来,牵起陛下的小手,缓声道:“走,我们去朝闻殿,将那个小贱人绳之以法。”

    春晓:……

    她看向柳觊绸,柳觊绸弯了弯眼睛,安抚拍了拍她的手。

    春晓于是硬着头皮,转道朝闻殿。

    ……

    南藏月正在窗前欣赏着夜色,等待招摇宫那个贱人的死讯传来。

    没想到比死讯先来的是,陛下驾到的通报。

    他的眼睛一亮,惊喜地披衣下榻,赤足飞奔过卧房花厅,来到殿外,欢呼:“陛下!”

    人未到,声先至。

    春晓尴尬地抬起头,南藏月就是这样的性子,缠缠绵绵的,每次听到她来了,都很高兴,恨不得张灯结彩将她抱进去供起来。

    这是个坏男人,但每次在她面前的欢欣鼓舞却是真心的。

    换句不恰当的比喻,大抵如果这天下是他的,这个小藏月会毫不犹豫剥削天下人,来讨好她。他就是个彻彻底底没有底线,没有同理心,没有道德标准的坏男人。

    南藏月的笑容在看到春晓一左一右的男人时,淡去。



    女尊国的小纨绔(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