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 > 女尊国的小纨绔(92)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 作者:小斯暖

    



    女尊国的小纨绔(92)



    夜色稠厚,柳觊绸提着一盏昏黄的宫灯,春晓踩着光走在他身旁。

    宫人远远地缀在后头,垂着首,脚步声窸窸窣窣。

    春晓一会盯着宫灯下的垂璎,一会扭头看看他,唇角翘起来,“柳觊绸,我曾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担心你,我很怕再也见不了你。”

    她的声音轻轻的,落在晚风里,沿湖的柳条儿被风吹得摇晃,她娇美的面容在灯下有着纯质的美感,仿佛无论说的什么都是真的,令人想要信服。

    明明不擅长演戏,明明技巧拙劣,但却总能将那些谎言,轻飘飘地说出来,仿佛丝毫不觉得那是虚构的假话,仿佛她确实有着始终在期盼,等候着他的日夜。

    柳觊绸垂眼,抿抿唇,笑着勾住她晃来晃去的手,轻轻捏住她的指尖,而后指节交握。

    “对不住,是我的错,我来迟了。”

    他垂目注视着她,“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早就约定了不是吗?”自小约定的,年年月月他从不曾忘,无论是建安城不和的陌路人,还是皇城内的主与奴。

    春晓莞尔,她一手背在身后,快活地走在湖边。

    她是那么快活,那么自在,她是那么高兴,能够再遇到他。

    即便她那位爱盛的枕边人遇刺,也无法令她心焦。

    有些事物确实不讲道理,不合天地规律,你对一片山谷呐喊,它会回声,可你对一个无情爱之意的女人歇斯底里,也无法激起涟漪,哪怕丝毫回响。

    柳觊绸攥紧了掌中微凉的手,微暗的眸光落在她身上,便亮了起来,仿佛今夜未现身的星光,都藏在了那灿灿的眼眸中。

    可是呢,纵使那月亮永远不会落入他怀里,可只要落下一片月光在他肩头,便已足够他泛滥,足够他闭耳塞听,掩耳盗铃,螳臂当车,足够他呼应地发光,永远追随,永不熄灭。

    “十七岁那年,我曾遇见一个老道。”他忽然道,牵着她的逆着风走,或是风吹面而来,凉如水的夜风中,若雪泉入溪的嗓音传来,“他给我算了一卦,那时我非但不信,还打了他一顿,将他打出去。”

    春晓咯咯地笑,她算了算,“你那时应当恰是状元及第,春风得意的日子,他算了什么卦?”

    春晓一边想着什么时候提交任务,一边随口道:“不过多半是不准的,我从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咱最好要讲科学,科学是什么估计你也不知道,大概就是时间的真理,万事万物的规律道理……他是不是说你印堂发黑,日后将有大难,忽悠你破财消灾?哈哈,你青云直上出将入相,可是狠狠打了他的脸。”

    “不过阿柳,没想到你竟也会打人,我以为你就算怒极了,也只会引经据典骂两句的君子呢。看来圣贤书没将你读得迂腐掉……”

    他低笑,“半生归来,我却觉得他所言非虚。”

    已经可以看见招摇宫的灯火,柳觊绸放慢了步调,徐徐道:“他当初说我是孤星之命,刑克六亲,所交亲友皆会走向殊途,福运有限而厄运无穷,倘若前期过于耗费福气,后半生终将沦于蹉跎狼狈。”

    春晓停下,凝眉看他。